西瓜超级好吃

三分钟热度|热爱爬墙

【艿芋】花吐症

于半珊的花吐症来得莫名其妙。
肖奈那天难得回来,也没有提前打电话要求他们把宿舍收拾干净。虽然在口头嫌弃了满宿舍的臭袜子,晚上还是四个人坐在一起打游戏。游戏打到一半,于半珊刚张开口想吐槽这个Boss有点难打,就吐出了一片花瓣。
当时正是打Boss的关键时候,连于半珊自己都没有看清他嘴里掉了个什么东西出来,依旧看着电脑不停吐槽。
打完Boss,丘永侯伸伸懒腰,感叹终于打完这个Boss,一转头才发现不对劲:“愚公你去哪偷花了啊?怎么有这么多花。”丘永侯捡了一片拿起来看看:“不过还挺好看的。”
于半珊看了看自己周围地上的花瓣,摇了摇头:“我……”嘴巴刚张开,就有一片花瓣掉了出来。
三个人盯着于半珊,于半珊盯着肖奈。
好半天,郝眉才用不求人挠挠头:“这不科学吧?人嘴里怎么可能吐出花来?”
丘永侯则尝试掰开于半珊的嘴看看他是不是在嘴里藏了花瓣来故意整他们。
肖奈回过神来,制止了丘永侯:“愚公,你再说几句话。”
“说什么啊我?我怎么开始吐花瓣了?也太娘了吧!”于半珊说话的时候花瓣不停地冒,冒得越来越快。
“算了算了,愚公你还是先别说话了。看着吓人。”郝眉拿着不求人在面前使劲挥了挥。
于半珊闭上嘴,可四个人实在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有坐在桌子前大眼瞪小眼。于半珊有点受不了这种氛围,刚张开嘴想说句话,就又飘了一片花瓣出来,收获了三句“闭嘴”。
丘永侯退出游戏,点开浏览器:“这种时候还是问问度娘吧。”
是什么病没有搜出来,倒是搜出来了无数篇文章。郝眉一把抢过鼠标:“写的什么啊?看看!”
那篇文章是讲的是一个人暗恋另一个人才得了一说话就吐花瓣的病,需要心上人的一个亲亲才会好。
丘永侯摸着下巴:“看来愚公得的应该就是这个花吐症了。现在就需要你心上人的一个亲亲了。”
肖奈面无表情的看完了文章:“所以你的心上人是谁?”
于半珊的耳朵变得通红,仍然嘴硬:“我哪有什么心上人啊!这种小说你们都信啊!”
丘永侯:“人都能吐花瓣了,小说为什么不能信了。”
“你们看,你们看,这篇小说就是那个人死也不肯承认有心上人,最后被发现他暗恋他室友。”沉迷看小说的郝眉突然指着电脑让他们来看,并得出了一个结论,“愚公你不承认不会也是喜欢我们中的谁吧?”
于半珊有点心虚的看了肖奈一眼,刚好对上,赶紧转过头:“怎么可能!就你们这种糙汉子,谁会喜欢啊!”
丘永侯和郝眉互看一眼,笑得奸诈无比:“我们糙,老三不啊!是不是,美人?”
郝眉给了丘永侯一拐子:“别叫我美人。对,老三长得又帅,又爱干净,怎么也不算糙汉子吧?”
肖奈看看耳朵红透了于半珊,转头看向丘永侯和郝眉:“好了,都不要说了,愚公你已经吐了一宿舍的花瓣了。郝眉你们俩把地扫了。等明天早上睡醒了再看看情况。”
郝眉和丘永侯抗议:“为什么要我们俩扫,明明是愚公吐的。”
“因为他是病人。”
“你为什么不扫?”
“我只是想把游戏pk的时间节约了。”
“行行行!”两个人拿着扫把,一边唱着小白菜,一边扫地。

半夜,郝眉时不时砸吧嘴,丘永侯已经开始打呼,于半珊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拿着手机看关于花吐症的小说。
所有小说都大同小异。偷偷暗恋着别人的人突然得了花吐症,所有曾经小心掩藏的小心思都被曝光,却都不愿说出喜欢的人的名字。只是有的人得到了心上人的一个亲吻,不药而愈。有的人却被花瓣耗尽了生命,带着他的小秘密离开了。
于半珊关上手机,觉得自己大概是第二种吧。注定只能带着自己的小秘密离开。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就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的花吐症一样,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肖奈。他不敢说出口,只能小心翼翼的努力让自己不露陷。

第二天早上,于半珊说话时还是有花瓣吐出来。
肖奈皱了皱眉头:“愚公你请几天假,先不要去上课了。最近几天到我家去住。”
于半珊吓得半天说不出话:“为什么?”
肖奈拿着书准备和郝眉,丘永侯出门上课:“宿舍人太多了,你不可能不理人。我们帮你请假。你把东西收拾一下,上了课我们就走。”
不等于半珊再说什么,三个人就关了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评论(1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