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超级好吃

三分钟热度|热爱爬墙

【艿芋】花吐症

于半珊站在原地看着三个人潇潇洒洒地走出宿舍,郝眉和丘永侯还哼着歌,显然是在为不用再扫他吐出来的花瓣开心。

于半珊看着他们关上门,哀嚎一声,倒在床上。

去肖奈家里住无疑是现在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一个办法。而就因为这是最好的办法,于半珊才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拒绝了反而让人生疑。毕竟去好兄弟家里住几天再正常不过了。

但是于半珊实在对自己的演技没有信心。更何况喜欢这种事本来就难以掩饰,捂住了嘴,又会从眼睛里跑出来。之前肖奈不常回宿舍住,而且就算回宿舍了,也还有郝眉和丘永侯在旁边,所以于半珊才能瞒过肖奈。

于半珊在床上滚了半天,终于认命般的爬起来收拾东西。反正肖奈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待在家里,只要肖奈回来的时候假装玩电脑就行了。

于半珊收拾完东西便又躺回床上睡觉。昨天晚上一直到两三点才睡着,今天早上又被肖奈吓了一跳,于半珊觉得自己不止身体累,心也很累。

 

于半珊是被三个人回来开门时伴随着的郝眉的歌声吵醒的,于半珊醒来时觉得整个人都是软的,躺在床上不想动:“美人你怎么这么高兴?”

丘永侯把从食堂打包的饭菜放在桌上:“今天那个打菜小哥给美人打了三份的糖醋排骨,还只收了一份的钱。”

洗完手的郝眉从洗手间出来,指着于半珊和丘永侯:“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叫我美人!你们是想真人pk了是吧!”

丘永侯瞟了郝眉一眼:“得了吧,美人。就你这小身板打的赢谁啊?”

于半珊一边拿过给他打包的饭菜,一边附和:“就是!美人你还是放弃真人pk这个念头吧。”

郝眉气得跺脚,在看见一地于半珊吐出来的花瓣之后更气了:“愚公你给我闭嘴!你去老三家之前必须把地给我扫了!”

丘永侯在看见满地的花瓣之后,立即倒戈:“对,不扫不然你走!”

“我现在可是病患,”于半珊笑得一脸谄媚的看向肖奈,“是吧,老三?”

肖奈早就坐在旁边边吃饭,边看他们三个吵架。听到于半珊突然问他,也不回答:“吃饭,等会儿菜凉了。愚公你不许说话了。”

于半珊和丘永侯,郝眉闹了半天,早忘了自己一说话就要吐花瓣,闻言就张开口:“为……”

于是四个人就看着那片花瓣慢悠悠的飘到肖奈的菜里。

肖奈把那片花瓣夹到于半珊的碗里,笑得格外和善:“于半珊。”

于半珊在丘永侯和郝眉幸灾乐祸的笑声中,冲肖奈做了个闭嘴的手势,还特别怂的从自己碗里挑了好几块肉给他。

 

吃完饭后,肖奈找好自己要用的几本书,转头问于半珊:“你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带?”

于半珊觉得自己刚才吃的不是饭,是自己的胆子,他现在只有蹲在地上把自己行李箱里面的东西翻来覆去来拖延时间:“我、我再看看。”

说话时又有几片花瓣掉下来,落在行李箱里,于半珊手忙脚乱的把花瓣捡出来丢进垃圾桶。肖奈弯下腰看了看行李箱里的东西:“只要衣服带够就行了,其他的我家里有,没有也可以去超市买。”

于半珊已经听不见肖奈说的话了,直接呆在原地,脸一下变得通红——刚刚肖奈弯下腰时耳朵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

刚刚吃完饭的郝眉一转头就看到蹲在地上发呆的于半珊:“愚公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

“没、没事”于半珊摸摸自己的脸,把行李箱胡乱关上,“我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肖奈笑了一下,也不多问,拿上自己的书往门外走去:“那我们就走了。”

于半珊连忙拉上自己的行李箱跟上:“美人、猴子,我们走了。”

郝眉冲他们挥挥手:“愚公你跟了老三以后可要记得每天洗你的臭袜子了。”

丘永候挥了挥手后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连忙跑出寝室冲他们喊:“死愚公,把地扫了再走!”却只能看着于半珊回头笑得贱兮兮的冲他挥手,然后就跟着肖奈头也不回的走了。

“卧槽!”两个人站在门口看着于半珊头也不回的走了,不约而同的骂了一句。骂完了两人还是只是自己拿过扫把把地扫了。

丘永候一边扫地,一边感叹:“愚公抱上老三这条大腿以后,还真是了不得了。”

郝眉把垃圾倒进垃圾桶,摇摇头:“只可怜我们俩,小白菜,地里黄,没人疼,没人爱啊。”

别担心,一切都会更糟糕。

【艿芋】花吐症

于半珊的花吐症来得莫名其妙。
肖奈那天难得回来,也没有提前打电话要求他们把宿舍收拾干净。虽然在口头嫌弃了满宿舍的臭袜子,晚上还是四个人坐在一起打游戏。游戏打到一半,于半珊刚张开口想吐槽这个Boss有点难打,就吐出了一片花瓣。
当时正是打Boss的关键时候,连于半珊自己都没有看清他嘴里掉了个什么东西出来,依旧看着电脑不停吐槽。
打完Boss,丘永侯伸伸懒腰,感叹终于打完这个Boss,一转头才发现不对劲:“愚公你去哪偷花了啊?怎么有这么多花。”丘永侯捡了一片拿起来看看:“不过还挺好看的。”
于半珊看了看自己周围地上的花瓣,摇了摇头:“我……”嘴巴刚张开,就有一片花瓣掉了出来。
三个人盯着于半珊,于半珊盯着肖奈。
好半天,郝眉才用不求人挠挠头:“这不科学吧?人嘴里怎么可能吐出花来?”
丘永侯则尝试掰开于半珊的嘴看看他是不是在嘴里藏了花瓣来故意整他们。
肖奈回过神来,制止了丘永侯:“愚公,你再说几句话。”
“说什么啊我?我怎么开始吐花瓣了?也太娘了吧!”于半珊说话的时候花瓣不停地冒,冒得越来越快。
“算了算了,愚公你还是先别说话了。看着吓人。”郝眉拿着不求人在面前使劲挥了挥。
于半珊闭上嘴,可四个人实在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有坐在桌子前大眼瞪小眼。于半珊有点受不了这种氛围,刚张开嘴想说句话,就又飘了一片花瓣出来,收获了三句“闭嘴”。
丘永侯退出游戏,点开浏览器:“这种时候还是问问度娘吧。”
是什么病没有搜出来,倒是搜出来了无数篇文章。郝眉一把抢过鼠标:“写的什么啊?看看!”
那篇文章是讲的是一个人暗恋另一个人才得了一说话就吐花瓣的病,需要心上人的一个亲亲才会好。
丘永侯摸着下巴:“看来愚公得的应该就是这个花吐症了。现在就需要你心上人的一个亲亲了。”
肖奈面无表情的看完了文章:“所以你的心上人是谁?”
于半珊的耳朵变得通红,仍然嘴硬:“我哪有什么心上人啊!这种小说你们都信啊!”
丘永侯:“人都能吐花瓣了,小说为什么不能信了。”
“你们看,你们看,这篇小说就是那个人死也不肯承认有心上人,最后被发现他暗恋他室友。”沉迷看小说的郝眉突然指着电脑让他们来看,并得出了一个结论,“愚公你不承认不会也是喜欢我们中的谁吧?”
于半珊有点心虚的看了肖奈一眼,刚好对上,赶紧转过头:“怎么可能!就你们这种糙汉子,谁会喜欢啊!”
丘永侯和郝眉互看一眼,笑得奸诈无比:“我们糙,老三不啊!是不是,美人?”
郝眉给了丘永侯一拐子:“别叫我美人。对,老三长得又帅,又爱干净,怎么也不算糙汉子吧?”
肖奈看看耳朵红透了于半珊,转头看向丘永侯和郝眉:“好了,都不要说了,愚公你已经吐了一宿舍的花瓣了。郝眉你们俩把地扫了。等明天早上睡醒了再看看情况。”
郝眉和丘永侯抗议:“为什么要我们俩扫,明明是愚公吐的。”
“因为他是病人。”
“你为什么不扫?”
“我只是想把游戏pk的时间节约了。”
“行行行!”两个人拿着扫把,一边唱着小白菜,一边扫地。

半夜,郝眉时不时砸吧嘴,丘永侯已经开始打呼,于半珊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拿着手机看关于花吐症的小说。
所有小说都大同小异。偷偷暗恋着别人的人突然得了花吐症,所有曾经小心掩藏的小心思都被曝光,却都不愿说出喜欢的人的名字。只是有的人得到了心上人的一个亲吻,不药而愈。有的人却被花瓣耗尽了生命,带着他的小秘密离开了。
于半珊关上手机,觉得自己大概是第二种吧。注定只能带着自己的小秘密离开。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就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的花吐症一样,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肖奈。他不敢说出口,只能小心翼翼的努力让自己不露陷。

第二天早上,于半珊说话时还是有花瓣吐出来。
肖奈皱了皱眉头:“愚公你请几天假,先不要去上课了。最近几天到我家去住。”
于半珊吓得半天说不出话:“为什么?”
肖奈拿着书准备和郝眉,丘永侯出门上课:“宿舍人太多了,你不可能不理人。我们帮你请假。你把东西收拾一下,上了课我们就走。”
不等于半珊再说什么,三个人就关了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K莫】假扮情侣

OOC
(二)
午休铃响了一段时间后,小情侣决定转移阵地。刚刚站起来就看见教导主任冲着他们跑了过来。两个人大概是初犯,在被教导主任吼了一句“不准跑”之后就真的乖乖站着不动。郝眉看着他们,皱了皱眉,咬着笔头问KO:“我们跑不跑?”
“不跑,跑了他追不上。”
“也是。”郝眉就继续投身于作业之中。
教导主任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气稍微顺了点就开始说那对小情侣。等到郝眉把带的作业全写完了,教导主任都还没有说完。
郝眉觉得不对劲,戳了戳KO:“不对啊,KO。你说他怎么看都不看我们两个啊?”
KO看了一眼教导主任,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大约是郝眉的声音让那个男生想起旁边还有两个逃午休的,于是把矛头引向他们:“可是他们也没有上午休!”
“他们和你们能一样吗?他们逃午休是为了写作业!你们呢?就为了谈恋爱!你们现在是谈恋爱的年纪吗?看来你们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走,跟我去办公室!”教导主任越说越生气,撸起袖子就拉着男生往办公室走,还不忘回头让郝眉他们早点回教室午休,不要为了学习不睡觉。
等教导主任走远之后,郝眉收拾好东西就一脸不高兴的拉着KO往教室走:“亏眉哥我在大太阳下晒了这么久,教导主任居然连我们两个在谈恋爱都看不出来!诶,KO你的脸怎么红了?”
“大概是……天太热了。”KO难得有点不自在,眼神飘忽,“你脸也红了。”
“是吗?今天好像是有点热。”郝眉摸摸脸,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你不会中暑了吧?”
KO已经习惯了郝眉的粗神经:“没事,也不算太热。我们走长廊?”
KO说的长廊是庆中特有的,以丑而闻名。长廊顶部被藤蔓覆盖,春秋冬还能算是美景,但是等到夏天花一开,整个长廊都是臭味,不要说进去遮阳,嗅觉正常的人全都恨不得离它十米远。
郝眉先是怀疑KO是想臭死他,但是转念一想,KO宁愿忍受臭味都不想晒太阳,肯定是有点不舒服。郝眉于是悲壮的点了点头:“走吧!不就是个长廊吗!”
走到长廊附近,郝眉就后悔了,可是一看KO已经面不改色的走进长廊,回头疑惑的看着自己,还是咬着牙走了进去。
KO看郝眉面色不太对,一个劲的向前冲,皱着眉头拉住郝眉:“你怎么了?”
“没事,快走!”郝眉都快被臭疯了,为了维护自己一米八硬汉形象硬是憋住了,只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回答了KO。
“嗯。”KO虽然觉得觉得郝眉不对劲,但是还是加快了步伐跟着郝眉以竞走的速度走完了长廊。
远离了长廊,郝眉长舒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了。KO担心的看着郝眉:“你刚才不舒服。”
“嘿嘿,是有点,不过现在好多了。”郝眉挠挠头,不想继续这个可能会破坏自己硬汉形象的话题,“我们快去跟愚公他们讨论下怎么才能让教导主任发现我们是情侣。”
“为什么不舒服?”KO却难得没有听郝眉的,仍站着不动,“是长廊的问题?”
郝眉见KO这么执着,知道躲不过去:“我只是闻不惯臭味而已。”闻不惯臭味这个理由一听就不硬汉。郝眉羡慕的看着KO,居然不怕臭味,简直是超级man了。
KO却有点疑惑:“有臭味?”
“你没闻到?”难道超级man的嗅觉跟常人不一样?真是羡煞旁人。
“我有鼻炎。”KO看起来很懊悔,“我不知道有臭味。你为什么不说?”
郝眉简直要后悔死了,以为KO是不舒服到宁愿忍受臭味都不想晒太阳,结果人家是根本就闻不到臭味:“我以为你是不舒服,不想晒太阳。谁知道这么臭的味道你都闻不到啊?”
KO只是觉得长廊很浪漫,想和郝眉一起走过。陷入爱情的男人的智商让他没有想到这么浪漫的地方为什么会看不到情侣。
“对了!如果我和你在长廊里走,教导主任肯定会觉得我们是情侣。我们快回去和愚公讨论下。这次一定要成功!”郝眉都来不及生气了,拉着KO就往教室跑。
于半珊和丘永侯在听郝眉讲完后,都“哈哈哈哈哈哈哈”起来,郝眉一脸不爽的看着这两个哈哈党:“笑够了吧!还不是你们出的馊主意。眉哥我想的这个主意就比你们的好多了。”
“这不能怪我们呀,眉哥。谁能想到你约会都要带作业!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让我再想会儿!”
“难怪美人你找不到女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
郝眉一下子扑过去,开启了1v2模式:“你们居然敢咒我!我找不到女朋友肯定是你们咒的!”
三个嘻嘻哈哈闹成一堆的人都没有注意到KO的脸快要黑成煤炭,肖奈则在旁边笑得意味深长。最后还是肖奈的父爱上线,让他打断了郝眉的作死:“郝眉的主意还是不错的。但是还要完善一下。”
“看看你们两个,再看看老三!还是老三靠谱。”
于半珊和丘永侯对视一眼,不想理那个被卖了还要帮老三数钱的人。而KO巴不得肖奈早点把郝眉卖给他,更不可能戳破肖奈的诡计。

【K莫】假扮情侣

OOC
(一)
庆中高二的教导主任大约是因为求学生涯时的感情不顺,导致了他每天勤勤恳恳地抓早恋的同学。
这天,郝眉一边听着于半珊为逗哏,丘永侯为捧哏,主题为“一对中午不睡觉在操场角落聊理想、聊人生的小情侣,拯救了所有在操场上踢足球的同学”的相声,一边和KO抱怨食堂的糖醋排骨太难吃。
KO一边将自己餐盘里的排骨挑给郝眉,一边安慰他:“周末回家我给你做。多吃点肉,你太瘦了。”
丘永侯在逗哏的时候偷空看了一眼郝眉的餐盘,顿时一脸嫌弃:“美人你把KO的都全吃了,还好意思嫌弃难吃。”
“食堂的糖醋排骨和KO做的比起来,当然难吃了!”郝眉吃完最后一个排骨,放下筷子,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但是和其他菜比起来还是不错的了。”
“吃饱了吗?你其他菜都没有吃。这样不好。”KO盯着郝眉盘子里剩了三分之一的青菜周了皱眉头。
讲完了八卦的于半珊匆匆吃了几口饭,终于有空怼郝眉:“KO你打的排骨全是美人吃的!吃了两份都还没饱,美人不如直接改名叫郝饿!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名字不错!”
于半珊和丘永侯两个哈哈党就开始哈哈哈个不停。郝眉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白了他们几眼就坐在一边装作不认识他们。KO见郝眉没有生气,也就继续看郝眉。
于半珊在“哈哈哈”了半天之后,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哎,你们说,教导主任抓情侣会抓你们这样的吗?”于半珊指了指郝眉和KO。
“我们这样?我们哪样?”郝眉不解的看了KO一眼,和KO视线对上后又不好意思的移开,“我们又不是情侣。是吧,KO?”
KO看着郝眉,一反常态的既没有点头,也没有“嗯”一声。于半珊和丘永侯对视一眼,贱兮兮地拖长了声音“哦”了一声。
郝眉生气地瞪着于半珊,像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猫:“愚公你到底想说什么?”
“是这样的,”于半珊满脸谄媚地给郝眉捶了捶肩,“我和老三打了个赌,赌教导主任会不会抓两个男生。我想让眉哥你帮个忙。”
郝眉拍拍肩膀,清了清嗓子:“用点力!什么忙,说来给眉哥听听。”
“就是想让眉哥你和KO假装情侣,看教导主任会不会抓你们。”
“滚滚滚!你不是要害死你眉哥吗!”郝眉一巴掌拍来于半珊的手,“谁不知道教导主任对情侣有多看不顺眼。他要是要抓我们怎么办!眉哥我的脸不是都丢完了。KO,你说是不是啊?”
于半珊看着KO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明显就是有点心动的样子,知道这件事唯一的难题就是郝眉了。不过,对于郝眉,于半珊有一百个方法可以让他上钩。
于半珊笑得像只狐狸:“眉哥你就不想知道我和老三赌了什么吗?”
“赌了什么?”
“老三输了就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可以让你来说这个要求。”
“那老三要是赢了呢?”
“老三赢了,你也没什么损失。老三赌的教导主任不会抓你们。”
于半珊现在活像是一只在引诱小鸡仔上钩的黄鼠狼。KO虽然觉得于半珊这个提议多半有诈,但是这个提议对他的诱惑太大。两相对比,KO决定先静观其变。
郝眉用他吃饱后还不太灵光的脑袋想了想,好像自己真的没什么损失,于是大手一挥就答应了:“眉哥我是没什么问题,不就假装情侣嘛。就看KO答不答应了。”
丘永侯在一旁看得明明白白,KO要不是碍于面瘫高冷人设,肯定早就答应一百遍了,说不定还会和于半珊一起撺掇郝眉答应。于是,丘永侯一边痛心疾首于于半珊和KO的不耻行径,一边担忧郝眉被人骗了还帮着数钱的智商,一边兴高采烈地看着戏。
虽然于半珊和丘永侯都看透了KO的内心,但还是要问一句“KO你觉得怎么样”,然后看着KO强力忍住眼角眉梢的高兴,矜持的点头“嗯”了一声,郝眉冲KO笑得傻兮兮的,不停称赞KO是好兄弟。
于半珊和丘永侯对视一眼,觉得自己的一双眼睛看透了太多,心好累。

答应于半珊之后,为了早点知道输赢,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之后,郝眉就拉着KO就去了操场角落。
到的时候已经有一对情侣在谈理想,谈人生了。郝眉为了让教导主任能一眼看见,并且一眼能觉得他和KO是情侣,在小情侣的目光下硬着头皮拉着KO坐了最靠近他们的一张桌子。然后拿出了一堆作业。
KO看着那堆作业,终于知道郝眉今天吃午饭的时候为什么背了书包,不过:“你为什么带了作业?”
郝眉埋头苦写作业:“我怕教导主任太晚来了会无聊,就带上了。眉哥我机智吧!”说着还抬头附赠了KO一个咧嘴笑。
KO咽下了那句“哪有情侣中午约会的时候做作业”,干脆利落的回了一个“嗯”。毕竟这次假扮不成功的话,下次就可以继续了。

【艿芋】逝年

一开始想写一方以朋友的名义爱着一个人,最后不知道变成了什么。

等送走客人,收拾完酒店的东西后,已经快要凌晨了。于半珊拒绝了郝眉送他回去的好意,并和往常一样笑着调侃了肖奈几句。
郝眉看着他像是想要说什么,却还是只是让他早点回家,便和KO离开了。
于半珊一个人走在帝都凌晨的街上。街上还有几家店开着,里面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一个喝醉的男人哭着走在路上。一群少年笑闹着路过。
生活总是如此。
于半珊想起他们还在大学时,他们也曾四个人一起喝到凌晨,他和丘永侯抬着只喝了一杯酒就醉过去的郝眉,肖奈就笑着站在旁边看着他们。那时候总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多,有无数个日夜可以去挥霍。
后来肖奈和贝微微在一起了,聚会也从四个人变成了五个人,他们也不再喝到凌晨。再后来,郝眉喝醉也不用他和丘永侯送回家了。
年少时觉得会永远的事,最后在时间中变成了过去。
而有些感情也在时间中慢慢变了味道。可令人难堪的是全都是一个人的事。
于半珊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开始喜欢上肖奈,但是在手术室外等待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我喜欢肖奈。
可是他不敢说,也不能说。
他最大的勇气就是在肖奈住院时当着郝眉和丘永侯说出那句“生是老三的人,死是老三的鬼”。在肖奈好后,这句话被郝眉和丘永侯拿出来开过无数次的玩笑,肖奈只是笑,于半珊则是追着打他们。
于半珊不知道肖奈知不知道,毕竟他当初一眼就看出了KO对郝眉的心思。不过肖奈表面上看起来一无所知,他便也努力不逾矩。
那段时间于半珊心疼KO,觉得他们同病相怜。到最后,他只想心疼自己。
不过现在都好了。肖奈和贝微微结婚了,他用来自欺欺人的借口全都没有了,他终于可以开始学着放弃。
于半珊躺在床上不甚清醒的想,睡醒了起来就是新的一天了。

你笑起来眉眼弯弯,多可爱。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K莫】只想和你相伴到老

过年时想的现在才写出来,十分佩服我自己_(:_」∠)_
文笔渣,OOC

郝眉吃了饭前甜点并上朋友圈完成日常炫夫任务后开始看朋友圈,突然发现:“KO!好多人都去烧香了!愚公,猴子,就连老三都去了!”
正在煮饭的KO回头:“你想去?”
“唔……还是算了吧。”郝眉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不想出门,出门太麻烦了。”
“嗯。”就知道会这样。

郝眉刷了一阵微博,看着一个PO主炫耀自己打麻将赢了钱,于是和三个室友开始了手机麻将。
以往打牌通常都是老三赢最多,他们三个输赢倒是相差不大。可这次十把有九把都是郝眉输,还有一把不输不赢。
郝眉在输完了之后,气得直接退出了游戏。
郝眉退出之后手机就响起来。郝眉一看,愚公在微信群里叫他:“美人呢?怎么不来了。”
郝眉噘着嘴打字:“输完了,不来了!你们是不是开挂了?!”
“得了吧,打个麻将都开挂说出去不丢死人啊!我今年烧香可专门许愿今年逢赌必赢!哈哈哈哈你别说还真灵!”
“我许的愿是发大财,随便找个妹子脱单。”丘永侯在那边傻乐,“照这样看我今年应该可以脱单了哈哈哈。”
郝眉被他们气得半死,把手机一丢就冲着厨房喊:“KO!我们明天就去烧香!看我明天回来赢气他们!”
“嗯。”KO被郝眉气鼓鼓的样子萌得不行,恨不得立马上手去戳一下。

郝·富二代·眉怀着一种马上就要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的莫名激动起得格外早。
“还早,你可以再睡一会儿。”KO看着一脸激动的郝眉有点无奈,上班时间也没见他起这么早。
“不行!早点去才能显示我的诚心。”
“……”昨天那个嫌出门麻烦就不想去的人是谁?

到了寺庙时已经有许多人了。郝眉去烧香,KO去点蜡。
烧香的地方烟雾缭绕,郝眉一开始没有防备,直接熏到眼睛。郝眉就红着眼睛烧完了那只香。
KO过来时就看到郝眉站在那,红着眼圈,眼里还包着眼泪花,一下子就慌了:“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没。就是被熏着了。”郝眉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总算感觉好些了。
KO还是觉得心疼:“不然我们不继续了?”
“不行!好不容易来一趟!”郝眉拉着KO就往上走,“你眉哥我哪有那么娇弱!”

回去路上,郝眉突然想起来:“KO,你许的什么愿啊?”
“跟你一样。”
“我?你知道我许的什么吗?”
“发大财。”
“哼,你眉哥我是这么庸俗的人吗!”
刚好红灯,KO停下车,看着郝眉:“那就跟我一样。”
郝眉被KO的眼神看愣了。即使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还是抵挡不了KO有时候的眼神,温柔又深情。郝眉摸了摸发烫的脸,打开了车载空调的冷风。发现KO看他之后,郝眉凶巴巴的冲KO吼:“我热不行吗!”
“嗯。”KO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揭穿,不让又要不让上床了。

吃了饭,于半珊和丘永侯就在群里叫郝眉来打麻将,看看烧的香灵不灵。
郝眉一脸笑意:“不来。”
“为什么?美人你不是才去烧香了吗?”
“我烧香许的又不是发大财。”
“不许发大财,还能许什么?”来自丘永侯同学的疑惑。
“新年的第一把狗粮我先吃为敬!猴子不懂就别懂了,会撑着。”来自只怪自己懂太多的于半珊同学。
“单身狗是不会懂的。”来自肖奈大神的补刀。
郝眉笑嘻嘻的继续补刀:“对!你们这些没有喜欢的人是不会懂的。”

没有喜欢的人时只想发财,有喜欢的人时只想和他相守。
我不求金银万两,只求你一生顺遂,和我相伴到老。

K莫 年少有你

△OOC
△文笔渣。
△高中时候的梗了,写来怀念一下我的高中。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突然觉得这样完结也不错,虽然并没有写完我的梗。

庆中的看台前面是足球场,后面是篮球场。体育课时上看台的有三种人:一是不想运动,趁这个时间偷偷玩手机的;二是学霸,沉迷学习不可自拔,比如此时坐在桌子另一头的柯星辰;还有一种就是郝眉这种,想下去玩,却被作业缠住,只有苦兮兮地趴在桌子上补作业。
于半珊和丘永侯知道郝眉作业没写完以后纷纷表示,这种时候作为兄弟肯定要陪在他身边,然后两人在郝眉怀疑的目光中毅然抛弃了篮球,改为踢足球。两人还笑嘻嘻地对郝眉说:“美人,我们对你好吧!写作业写累了,还可以看看我们踢足球的英姿洗洗眼睛。”
“滚滚滚!眉哥现在看到你们就觉得辣眼睛。就知道你们不会有什么同情心。”郝眉随手拿起笔盖就扔了过去,“还好还有老三陪我。你们这些学渣就尽管去玩吧!让我们两个学霸沉迷学习。”
肖奈只是笑笑:“父爱。”
于半珊把笔盖扔回去:“那你们就慢慢学习吧。猴子,走,咱们踢足球去!”
郝眉见他们走了,一边唉声叹气,一边万分不情愿的开始写作业。肖奈则坐在旁边给他实时直播:“猴子进了一个球……愚公摔了一跤……”
“不是,老三你到底坐着是陪我的还是眼馋我的?”
“都有。你这题写错了。”
“你坐我旁边一直分我心,我能不写错吗?算我眉哥求你,老三你下去和他们玩吧。让我一个人感受数学的魅力吧!”
“好吧,刚好微微她们放了。”
“靠,原来这等我呢!”
肖奈走后,整个桌子上就只有郝眉和柯星辰了。郝眉咬着笔头,斜着眼睛偷瞟柯星辰。他不会这道题,肖奈又不知道和贝微微跑哪去了,旁边倒是有柯星辰这个大学霸,但是郝眉和他不熟。或者应该说是,整个班都和他不熟。
郝眉瞟了一眼,两眼,三眼……发现柯星辰根本没注意,就偷偷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还是没注意,就再挪一个位置……等郝眉挪到和柯星辰还剩两个位置时,柯星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就又继续看他的书了。
郝眉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一想自己辛苦挪了那么久的位置,不问问多亏,就“咳咳”了两声。柯星辰转过头,看着他。郝眉脸有点红,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希望他能问问自己有什么事,然后自己就可以借机问他题了。但是柯星辰的高冷面瘫人设不能崩。他只是多看了郝眉两眼,就继续学习了。
学习学习,就知道学习!郝眉撇撇嘴,只知道学习,不知道团结同学有什么用。这种情况还是要眉哥自己来。
“那个,柯同学,你数学作业写完了吗?”
“嗯。”点头,翻页。
“那你会倒数第二题吗?”
“嗯。”
“那你能给我讲讲吗?”
“……”
“哦,那就算了吧,哈哈。我还是去找老三好了。打扰了。”郝眉摸着头干笑了几声,决定去照亮老三和三嫂。
柯星辰盯着郝眉:“可以。”
“啊?”
郝眉还在愣神,柯星辰已经把书拿过去了:“这题考点在……懂?”
“懂了,懂了。谢谢你!星辰你真是太厉害了!”郝眉把书拿回来,冲柯星辰傻笑,“我下次有不懂还能问你吗?”
“嗯。”柯星辰依旧面目表情,只是耳朵有点红。
郝眉写完作业也不去找于半珊和丘永侯他们踢足球了,就坐在看台上和柯星辰闲聊。他叽叽喳喳的说一大堆,柯星辰也不嫌烦,偶尔除了“嗯”,还会回一句。下课前要集合时。郝眉也和柯星辰一起去,嘴里仍然说个不停。
下课后,郝眉就被于半珊和丘永侯拉了过去:“美人你居然和柯星辰说上话了。厉害了我的美人!”
“说了多少次了,叫眉哥懂吗!眉哥!”郝眉瞪了他们一眼,傲娇的转过脸,“学霸的世界你们是不会懂的。唉,无敌就是这么寂寞。”
“得了吧,就你还学霸。”
“不过美人你和柯星辰到底说了什么?”
“没什么啊。他就给我讲了一道题,就那第二题,可难了!你们没做出来吧!我给你们说,星辰的那个方法特别简单。求求眉哥,眉哥就给你们讲。”
“没兴趣。你们学霸世界我们哪懂啊!”
……
柯星辰一直以为郝眉说下次不懂还问他是客套一下,结果数学课一下课就是下一次了。郝眉冲他不好意思的傻笑,偏偏温暖得像冬天的太阳,让他一下心就软了。

K莫 我好像加到了假KO

△OOC
△文笔不好,乱写。

KO被肖奈派去出差一周,致一群众都做好了名为安慰,实为调戏郝眉的准备。结果第二天,郝眉哼着歌蹦着进来,就差没在脸上写“今天心情好”几个字。致一群众虽然好奇,但迫于肖奈的淫威,还是决定先安安分分把手里工作做完。毕竟一周嘛,来日方长。可是我们的于半珊同志作为致一的一股清流,又怎么会与他们同流合污呢!
于半珊盯着郝眉看了两个小时,发现郝眉很不对劲。一直拿着手机噼里啪啦按个不停,偶尔放下码一下代码,手机就震起来,然后他又一脸笑意的拿起来继续噼里啪啦按个不停。
来找肖奈的贝微微注意到于半珊,便走到他旁边跟着他的视线看了看,除了美人师兄外什么也没看见:“愚公师兄,你在看什么呢?”
于半珊继续盯着郝眉:“你看看美人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不对劲?”微微把郝眉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发现郝眉除了没有把刘海梳起来,其他都没有变化,“没有啊。”
“微微师妹,你真是白瞎了你这双大眼睛。你看美人现在在干嘛。”愚公一脸恨铁不成钢。
“聊天啊。”微微托着下巴,皱起眉头,“不过是有点奇怪。KO师兄刚走,美人师兄怎么这么高兴。”
“何止是有点奇怪。你看上班两个小时了,美人的代码都才码了两排!两排是什么概念啊,微微师妹!”
微微看了看愚公电脑上打了几个字的策划方案,没有说话。愚公咳了一声,一脸正直的把方案叉了:“我这不是关心美人吗。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你觉得KO可能和美人聊这么久吗?你想想KO平时,对我们就不说了,对美人他也只有那么几句话。”
微微看着郝眉想了想,点了点头:“是有点奇怪,但是美人师兄应该是在和朋友聊天吧。不过愚公师兄,你怎么这么关心啊?”
“我……这不是关心兄弟的幸福吗!哈哈!是吧,微微师妹?”绝对不是为了八卦!
“但是,愚公师兄你在关心美人师兄的幸福之前先把策划写了吧。毕竟美人师兄代码码不完还有KO师兄在,愚公师兄你就只有自己独自加班了。”微微说完就去找肖奈了,只留下被硬塞了一嘴狗粮,心口上还被捅了两刀的于半珊。
于半珊心里苦,于是决定去看看郝眉到底在跟谁聊天。
于半珊抬起郝眉的脸:“呦,美人你这是跟谁聊天呢,笑得一脸春心荡漾的。”
“去!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美人!”郝眉一把打掉于半珊的手,“谁笑得一脸春心荡漾的了!我是在跟KO聊天。”
“KO?跟KO你能聊两个小时?”
“有什么不能的。你们这些单身狗是不会懂的!”郝眉白了于半珊一眼。
“不是。KO除了‘嗯’还是‘嗯’的,你们能聊两个小时?”
“KO在微信上又不这样。”郝眉拿起手机继续笑嘻嘻的噼里啪啦按个不停,不理于半珊了。
于半珊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自己和KO的聊天记录,发现KO永远都只回一个“嗯”。
于半珊:冷冷的狗粮在我的脸上胡乱的拍。
中午吃饭的时候于半珊把这事给微微说了,微微拿出手机给他看了看:“我和KO师兄有时也还是聊过的。”
于半珊看了看,心酸的发现:“微微师妹,我好像加到假KO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