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超级好吃

三分钟热度|热爱爬墙

【艿芋】花吐症

于半珊站在原地看着三个人潇潇洒洒地走出宿舍,郝眉和丘永侯还哼着歌,显然是在为不用再扫他吐出来的花瓣开心。

于半珊看着他们关上门,哀嚎一声,倒在床上。

去肖奈家里住无疑是现在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一个办法。而就因为这是最好的办法,于半珊才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拒绝了反而让人生疑。毕竟去好兄弟家里住几天再正常不过了。

但是于半珊实在对自己的演技没有信心。更何况喜欢这种事本来就难以掩饰,捂住了嘴,又会从眼睛里跑出来。之前肖奈不常回宿舍住,而且就算回宿舍了,也还有郝眉和丘永侯在旁边,所以于半珊才能瞒过肖奈。

于半珊在床上滚了半天,终于认命般的爬起来收拾东西。反正肖奈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待在家里,只要肖奈回来的时候假装玩电脑就行了。

于半珊收拾完东西便又躺回床上睡觉。昨天晚上一直到两三点才睡着,今天早上又被肖奈吓了一跳,于半珊觉得自己不止身体累,心也很累。

 

于半珊是被三个人回来开门时伴随着的郝眉的歌声吵醒的,于半珊醒来时觉得整个人都是软的,躺在床上不想动:“美人你怎么这么高兴?”

丘永侯把从食堂打包的饭菜放在桌上:“今天那个打菜小哥给美人打了三份的糖醋排骨,还只收了一份的钱。”

洗完手的郝眉从洗手间出来,指着于半珊和丘永侯:“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叫我美人!你们是想真人pk了是吧!”

丘永侯瞟了郝眉一眼:“得了吧,美人。就你这小身板打的赢谁啊?”

于半珊一边拿过给他打包的饭菜,一边附和:“就是!美人你还是放弃真人pk这个念头吧。”

郝眉气得跺脚,在看见一地于半珊吐出来的花瓣之后更气了:“愚公你给我闭嘴!你去老三家之前必须把地给我扫了!”

丘永侯在看见满地的花瓣之后,立即倒戈:“对,不扫不然你走!”

“我现在可是病患,”于半珊笑得一脸谄媚的看向肖奈,“是吧,老三?”

肖奈早就坐在旁边边吃饭,边看他们三个吵架。听到于半珊突然问他,也不回答:“吃饭,等会儿菜凉了。愚公你不许说话了。”

于半珊和丘永侯,郝眉闹了半天,早忘了自己一说话就要吐花瓣,闻言就张开口:“为……”

于是四个人就看着那片花瓣慢悠悠的飘到肖奈的菜里。

肖奈把那片花瓣夹到于半珊的碗里,笑得格外和善:“于半珊。”

于半珊在丘永侯和郝眉幸灾乐祸的笑声中,冲肖奈做了个闭嘴的手势,还特别怂的从自己碗里挑了好几块肉给他。

 

吃完饭后,肖奈找好自己要用的几本书,转头问于半珊:“你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带?”

于半珊觉得自己刚才吃的不是饭,是自己的胆子,他现在只有蹲在地上把自己行李箱里面的东西翻来覆去来拖延时间:“我、我再看看。”

说话时又有几片花瓣掉下来,落在行李箱里,于半珊手忙脚乱的把花瓣捡出来丢进垃圾桶。肖奈弯下腰看了看行李箱里的东西:“只要衣服带够就行了,其他的我家里有,没有也可以去超市买。”

于半珊已经听不见肖奈说的话了,直接呆在原地,脸一下变得通红——刚刚肖奈弯下腰时耳朵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

刚刚吃完饭的郝眉一转头就看到蹲在地上发呆的于半珊:“愚公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

“没、没事”于半珊摸摸自己的脸,把行李箱胡乱关上,“我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肖奈笑了一下,也不多问,拿上自己的书往门外走去:“那我们就走了。”

于半珊连忙拉上自己的行李箱跟上:“美人、猴子,我们走了。”

郝眉冲他们挥挥手:“愚公你跟了老三以后可要记得每天洗你的臭袜子了。”

丘永候挥了挥手后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连忙跑出寝室冲他们喊:“死愚公,把地扫了再走!”却只能看着于半珊回头笑得贱兮兮的冲他挥手,然后就跟着肖奈头也不回的走了。

“卧槽!”两个人站在门口看着于半珊头也不回的走了,不约而同的骂了一句。骂完了两人还是只是自己拿过扫把把地扫了。

丘永候一边扫地,一边感叹:“愚公抱上老三这条大腿以后,还真是了不得了。”

郝眉把垃圾倒进垃圾桶,摇摇头:“只可怜我们俩,小白菜,地里黄,没人疼,没人爱啊。”

评论(7)

热度(50)